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usr/home/services/searchouse/lib/bxtpl/plugins/searchouse/design_static.php on line 4865
從減法凝塑生活藝術,簡約不簡單的設計基因 @ 見學館 :: housearch.net
首頁 > > 從減法凝塑生活藝術,簡約不簡單的設計基因

從減法凝塑生活藝術,簡約不簡單的設計基因

你知道早在百年前就已經有人預見了「簡約」盛開的風潮嗎?密斯.凡德羅曾說:「Simplicity of construction, clarity of tectonic means, and purity of material shall be the bearers of a new beauty. (簡潔的建物、明確的構造以及用材的純度,將會綻放一種新的美。)」是的,在臨摹細琢之後,我們會不經意地回味只有一片色彩的勇敢與大膽,正如建築空間,也終將追求簡約境界。

以減法為藝術的空間裡,線條退到結構之後,顏色則已經不能奪去對生活的感受,來自簡單的寂靜,撫平雜沓的思緒或紛擾。「博森設計」總監潘龍說:「這就是為什麼密斯說『Less is more』,空間的純粹,讓我們對生活擁有更多感動。」

除了擅以黑白玩轉無彩繽紛,潘龍也從光影變化中創造生活饗宴,更因為「one case, one test」他不斷依循居住者的故事,鍛造「簡約美學」。在靜然簡潔的場域中,包覆著設計者對環境的高度洞察,正是由於即使經過轉譯也能不減空間原味,使簡約風格有著令人無法抵抗的魅力。就讓我們隨著本篇報導,深入潘龍的簡約美學,一探如何從減法設計中獲得解放,以簡約居家概念實現簡單生活!

簡單質樸美感線條內斂

簡約風格在結構或線條上,傾向乾淨俐落,迴轉之處絕不拖泥帶水,如英國極簡大師約翰.鮑森(John Pawson),又或者是阿爾瓦托.西薩(Alvaro Siza)等人在建築作品上表現的直白坦然。比其繁複的圖像堆疊,通過幾何形的變化翻轉,在簡單的方式中表現設計巧思,讓空間不受徒飾的打擾,把生活還給自然與人的流動。

而潘龍的設計能量則更多是來自於安藤忠雄,他對此進一步說明:「安藤之於『簡』,便像海浪之於潮汐,順其自然而萌生展現。」因此潘龍的簡約美學中,有更多含蓄引人靜思的特質。即如一堵電視牆,就只是由鐵件單一材質形成,跳脫複雜的形體表現,僅是純粹的長型造型,中間以矩形狀鏤空。從單純俐落的樣貌中,反而更能凸顯材質本身特色,於簡化的視覺裡要求每一處細節的精緻,完成簡約精工的執著。

▲從牆面的收納櫃到家具線條,在俐落中突顯自然簡單的特質,卻又由巧思如旋轉電視牆、伸縮餐桌表現出趣味。

▲整體空間彷彿只是由幾何型組成,其實從簡單中延伸出變化反而更需要靈巧心思。

▲當居住環境裡不再以華飾美雕為豪,如減法般的設計表現,將使空間重新聚焦於生活。

想到安藤忠雄曾表示:「建築就是空間的創造,而空間的本質在於呈現。」這也是為什麼潘龍選擇以簡潔的線條樣式,反而更具有力道去豐富空間的生活想像,而起居於其中的人們,則因此能夠由其質樸盡情享受來自簡單的快樂。

空間的輕薄化.透光特性

曾赴日本親臨伊東豊雄設計的「冥想之森齋場」,讓潘龍深受這座超然火葬場的影響。探尋伊東式的「光影、自然共生」等面相後,又啟發成為自身簡約美學的生長基因,使潘龍強調空間「輕薄化」。他表示,可以透過能夠回應光線流動材質的運用,例如玻璃、鐵件或鏡面等材料,折返射間創造光與影的藝術,製造空間的漂浮輕靈特性。

當建築體能夠展現光影變化,即為空間扣緊了時間,更貼近了與自然的關係。潘龍設計師不斷於設計中追逐光影構築自然藝術,同時指揮光、風、綠水為己所用,賦予居住場域輕盈躍動的個性,他說:「對光影的遊戲已經欲罷不能了!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挑戰,你總能透過創新或排列組合,又誕生來自黑與白的不同震撼。」而從空間的靈動輕薄中,我們同時也獲得了心靈的淨化與昇華。

▲透過交錯的結構柱以及鏤空、懸浮的階梯,光影的層次,像是藝術般地在空間中展演,從每一個方向望去,都有不同的藝術層次。

▲因為有光,所以我們看見黑白分明的世界,用光影刻劃生活即藝術的質感住宅,結合不同角度的光線照射,則可以演繹多變的光影之美。

▲牆上一道翻飛的小花,帶給人和煦溫柔的感覺,雖然他沒有繽紛的色彩,但透過光線的照射,彎曲的花瓣帶出虛實與光影的變化,光是影子的形狀與深淺,就足以形成一道細緻的風景。

永續純淨居心.白色詩意

延續伊東豐雄的建築語彙,以及妹島和世的白色印象,潘龍將無彩度的白色做為其簡約美學的起點。正如普立茲克建築評審團說妹島的建築美學是「屬於一種包含式的內斂(inclusion)」,潘龍也試圖運用白色的第一印象,傳遞空間的精鍊與純化,以輕柔優雅的視覺去除生活雜質,使人沉浸於明亮而自由的環境氛圍。

他認為,白色有著迷人的深度,而不同材質所表現出來的白,則能夠從色彩的簡化中,做出層次變化,它可以溫潤、雪亮、冷靜、素雅或淺或淡,彷彿舞台上的千面演者。更遑論這個能夠提升照明亮度的顏色,在光源的伴生之下,所能為我們綻放的迷人樣貌。

▲以白色為主的視覺設計,予人明亮開闊的印象,光潔的白色地磚,反射天花板投射下來的人工光源,讓整體空間散發出明亮的光澤。

▲素淨的空間,可以維持純白的潔淨感,也能用盆栽或一把花束,為它點綴上色彩,一點點顏色就可以營造視覺亮點。

▲白色做為視覺基底,不但以淡雅的姿態平衡各材質間的差異,讓單純的一種色彩收住各處細節,更能提升明亮度放大空間感。

不停止冒險的勇者「追求完美,沒有休止符」

自從踏入空間設計領域,除了由安藤忠雄大器、渾厚的作品裡,潘龍因此深思空間與生命之間的關連,更是看齊安藤的自學出道經驗,堅持以興趣磨砥專業,並將創作居住環境做為使命,追逐簡約空間實現簡單生活。隨著空間見學而厚實設計領悟,以及實作中扎實技法,潘龍讓自己隨時在「準備好」的狀態,迎接更多挑戰。

▲拜訪安藤忠雄的作品「渡邊淳一文學館」,感受一位建築師與一位文學家的堅持,而更加堅定了「作自己最喜歡的,把自己喜歡的東西作到最好」。

▲與出版《日本當代前衛建築:自然系》一書,並長期耕耘建築版圖的紮實學者謝宗哲進行對談,從檢視「自然系」建築中學習開發簡約美學與自然的連結意象。

不論是安藤式的質樸,或是伊東、妹島式的自然輕盈,這些都成為他創作簡約美學的基石,且鎔鑄成具有日常溫暖特質的生活式簡約藝術。潘龍說:「空間應是具有完整故事的作品。」設計不是裝潢,而是結合生活溫度、在地文化的生命表演,在他的簡約視角裡,空間不只演繹美學,還要能傳達故事。

▲潘龍從台南漁光島毛屋的漫步間,回想毛森江所言:「人的原點是個真字,空間留下的是一個記憶,而建築則是永恆。」與其所謂簡約正是追求本質的概念不謀而合。

▲擔當《綠.建築家》國際案例「好感日光宅」專題的空間觀察家時,他說:「不只是光影變化,不同物件、人與自然間有意無意的互動也非常奧妙。」而能夠將四時的變化與居住者的心理狀態,納入空間的故事表達,就是永續居住環境與使用者連繫的開端。 (photo credit:a21 studio)

「工作者」是潘龍給自己的定位,因為他會永遠如虔誠的學習者,在簡約美學的學問中自我淬煉。他最後說到:「簡約美學的訴求為簡單生活,而越是簡單的事物,我們越能於其中感受到本質,心就越能因感受而豐富。」在「少」的空間裡我們總是能擁有更「多」,他之所以甘願在未知的冒險裡做簡約的勇者。

博森設計
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金湖路348號1樓

電話:02-2633-9586

官網:博森設計工程有限公司

粉絲團:簡約美學誌

【撰文:黃嘉馨/圖片提供:博森設計】

Facebook 粉絲留言版

新東方風格總論》設計現代新意,亞洲文化薈萃的東方饗宴
養生宅核心關鍵,走入生機盎然的居住時代